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大显神通 > 内容详情

林黛玉浪迹天涯_微小说

时间:2018-01-01来源:人心涣散网 -[收藏本文]

前言:林黛玉,如海孤女,托庇贾府,自小先天不足,虽生得赛月里嫦娥,终敌不过尘世种种折腾。钗女出阁日,便是宝黛分离时。那黛玉遗恨绵绵,一缕孤魂生不同人、死不同鬼,竟在渺渺大荒飘飘荡荡,遇上昔日姐妹警幻仙姑一番指引因而有了一出新篇……

今生就是那么开始的……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一、毒设掉包

却说黛玉那天花园中凑巧遇上傻大姐儿,为着又是宝二奶奶又是宝姑娘的称呼挨了珍珠的打,她号哭着:林姑娘,你说我错哪里啦?就为这点小事珍珠姐姐犯得上打我吗?上头又没说不管叫我们下人不说话。赶上这热闹的事还遮遮掩掩的真叫人纳闷。难不成宝二爷娶亲这样的大事情还见不得人吗……傻大姐儿拉着黛玉的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叫屈着……

冷不丁打了个寒颤,果不出所然,上上下下贾府一众人等,辛辛苦苦万般遮掩不教下人露半点口风,不过为的是瞒骗黛玉我罢了。哼!想到这身子发麻黛玉不禁冷笑起来,拖了傻大姐儿的手到花园僻静处细细盘问,傻大姐儿绪一五一十地把二奶奶合计、与老太太、太太商量着给宝二爷娶亲的事说了,又说上头吩咐这事儿千万不能教林姑娘知道的,只为着二爷心里喜欢着林姑娘,对宝姑娘没什么意思,怕二爷知道后大吵大闹地,所以大家子对着宝二爷只说娶的是林姑娘,内里实质娶的却是宝姑娘……

好比睛天霹雳,登时半边身子动弹不得,多年的心病突然爆发,都说老太太疼爱黛玉我,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假的,节骨眼上,外祖母的爱显得虚假又伪劣,明知外孙女儿孤苦伶仃所能倚靠的只有她,明知外孙女儿的心结终身大事能作主的也只有她,她却帮衬着外人合谋算计起外孙女儿来……傻大姐儿还在唠唠叨叨地:说老太太说了,赶着先把宝二爷的事办了,回头好帮林姑娘说婆家呢……黛玉心性迷茫哪里再听得进话儿,只推着傻大姐儿往外:再别胡说了,回头小心又挨珍珠姐姐的打,赶快回去吧。傻大姐抹着泪水楞呼呼地走了,边走边回头望着黛玉话犹未尽。

大观园中一片冷色、树凋草零、花谢物枯,雪地里满目苍白,那半枝妖娆的红梅红得好象也不怎么正常了。突兀地想起那年海棠结社张家口哪几家医院治疗羊羔疯最好时,雪里吟红梅……不禁悲从中来。这些姐姐妹妹的浓情到头来都是假的。想起宝钗平时妹妹长妹妹短的关心着,这会子越发觉得虚伪甚至可恶起来。心乱如麻、跌跌撞撞地往潇湘馆赶,也不知怎么居然健步如飞,不用旁人护,一旁倒吓坏了迎上来的紫娟。她忙勿勿地:姑娘身子骨弱,这会雪地里风大乱走可不好。也不知哪来的力气,黛玉一手推开了迎上来的紫娟:去!给我拿稿子来……

二、金蝉脱壳

鼓乐声中、灵魂出窍。大观园中搬的早就空光了,只剩余李执带着贾兰儿住在稻香村,内里竟只有潇湘馆还住人了,宝玉因娶亲早被老太太弄到外头住着,怡红园端的是一片空寂,只留几个老嬷看守着不至虚荒。

紫娟捧了书稿出来,黛玉又闹着要锦帕刺绣的那幅,弄了半天紫娟才明白是那年她和宝玉哭闹着又生出许多风波的绣帕题诗。忙忙地拿出来递上,黛玉一径拿了就往火盆扔,紫娟欲待抢时已来不及,劝着:姑娘又何苦呢……一声未了,黛玉半口鲜血喷出,唬得紫娟、嬷嬷慌成一团,又知今天宝玉结亲,府上人等俱在那边服待着,也不敢再去回老太太,况且回了也不来,说是事有轻重缓急,你外孙女儿是亲的了,可宝玉是亲孙儿是更亲的了……只好顾他。

紫娟气苦,想着宝玉平时对黛玉千依百顺、万般讨好,这会子却是赶着逼死她。她一边忙忙地张罗着,一边想着:好!宝玉你赶着娶亲逼死了这位,回头看你拿什么脸面来见我。一面又忙忙地打发小丫环去通知李执过来帮忙,只说林姑娘快不行了。众人手忙脚乱地为黛玉张罗后事之时,李执摸了摸黛玉手腕尚有温热,绪教紫娟快快替她换上干净衣物。

这里却说黛玉半昏半沉之际,听到鼓乐声声,方想起:是了,今日宝玉结亲,定是那边传来的喜乐声。且待我看看去,看宝玉怎生的见我。却听到呼唤:绛珠妹妹!绛珠妹妹。黛玉魂魄正是飘飘缈缈间不知何去何从,听得呼叫循声望去,却见到一位神仙般的人物:衣诀飘飘、肤色胜雪,两眼似飞凤、暗腮结桃红,身后清一色的丫环,俱是不食人间烟火模样。

黛玉迟疑着:这位姐姐,哪里见过?那仙女般人物已一手点着她的额头:颦儿、痴儿,真是一落凡尘邯郸治愈羊癫疯大概需要多少费用浊性沉,当年绛珠灵草的慧根哪里去了,枉负了神瑛侍者一番甘露灌溉恩。

却说这神仙般的人物正是警幻仙姑,那天她本受命接黛玉魂魄归还太虚潇湘妃子位,却临时变了卦阵,欲助黛玉圆却红尘梦,不至堕入风月薄命司。于是这般耳授一番,绪推了黛玉魂魄:回去吧!

一阵丝竹馨乐之声远去,众人忙忙地装了黛玉入椁,也无人细看,只奇怪怎么半空生出这许多乐声,莫不是林姑娘真真神仙转世,这会子重列仙班。不说众人草草了事,除了紫娟李执滴下伤心泪外,余者看老太太、太太、奶奶们没个来看的,这会子人又死了,都呜呼鸟兽散了。

三、宝玉出家

话说宝玉虽然疯疯颠颠,别人叫他坐就坐,让他站就站,就象一个废人。但听得下人说他父亲要给他娶林妹妹作妻子,真真是天上人间第一等最快活开心的事情,登时便觉人清爽许多,言行举止也俐落起来。他一把推开袭人,说我看看林妹妹去,也好叫她放心。袭人急得不得了,又气又好笑:林妹妹要做新媳妇啦,这会子害羞不见人的,你别惹她生气。宝玉歪着脑袋一想:对了,林妹妹爱生气,可别惹恼她。又对袭人说:我前儿放了个心在妹妹那儿,总得她取了来还我才行。袭人听着竟是疯话,不敢再回。怕越扯越疯。只忙忙地招呼丫环侍候宝玉,自己急急回王夫人去了。

鼓乐声中,宝玉被众人推推掇掇地拜完堂,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拿着喜棒就要挑头盖,说:妹妹盖着这捞什子不累吗?待我拿了。一旁袭人王夫人急出一身汗来,还好凤姐智急说要等好时辰喝完交杯酒才能揭,把宝玉安顿下去。入了新房,宝玉急待不住趁人没主意就要揭头盖,又被袭人制止了。突然看到雪雁站在边上,想着怎么不是紫娟呢?又想着对了,紫娟原是我家的,雪雁才是她带来的人,这样想着焦急的心立时安静下来,见了雪雁竟如见黛玉般亲切。遂由着众人摆弄傻傻笑着。

到底按捺不住,稍坐一会宝玉忍不住上前揭了头盖,见端坐着的竟是薜宝钗,以为眼花,执了灯来上前细看,只见她娥眉粉黛、颜色胭脂、比平时更胜几分。宝玉尢自不信,拖了袭人问:里面端坐的那位是谁?袭人忍住笑:新娶的宝二奶奶。宝玉又问:汉中哪些医院能彻底治好羊癫疯这宝二奶奶是谁?袭人说:宝姑娘呀。宝玉说:分明娶的是林妹妹,怎么变成了宝姑娘。袭人:胡说,老爷做主给你娶的就是宝姑娘。宝玉指着宝钗道:她怎么霸在这里不走,我若赶她走又怕得罪了老太太。你去叫她走……

言犹未尽,宝玉登时晕倒,口口声声只叫着找林妹妹去,贾府上下慌作一团不表。却说宝玉迷糊虚幻之间,一缕魂魄飘离,恍惚见到一僧一道进来,对着他指指画画、又一番摇头叹息。宝玉自觉无处可去,遂跟在僧道身后。那僧道回头:痴儿,跟着干啥。宝玉只管说找林妹妹,那僧说:没主的顽儿,要找林妹妹,须先出家。道人踹起一脚踢向宝玉,宝玉大叫一声从云端跌落。

这里宝玉嗳呀一声醒来,众人齐声念佛,感谢祖宗恩德。独宝钗看着乱七八糟的场面,心里叫苦只说不出。又想着宝玉这缘故为的就是黛玉,虽把事情说清楚断了宝玉的念想才对。她一句林妹妹已仙去还未说出,宝玉已经冷冷地转过身:宝姐姐安好,在这里好好住着,老祖宗断断不会亏待你的。又对一旁的袭人:得空你且找个好人家去了,守在这里也不是计。吓得袭人瑟瑟发抖,薜宝钗心都凉透。猜测着宝玉的话竟是要舍了她们别处去,但又想着可能一时疯颠说的疯话罢了。

四、浪迹天涯

不说宝钗捉摸着宝玉日间说话一夜未眠外,忽忽竟是天亮。雪下得真是那个亮白通透,红梅在雪的洁白影射下更显得益发娇艳欲滴,宝钗无心欣赏窗外美景,方想着过去探看宝玉时,一小厮已杀人般冲进来:不好啦,二奶奶二奶奶,宝二爷……宝二爷不见啦。

顾不得许多。三步拼作两步,薜宝钗推开房门,看到那块通灵宝玉叠在信纸上,眼泪扑索扑索地掉了下来。她比谁都清楚明白,贾宝玉是一去不复返了。从此自己就是孤灯独眠、如李执般守着这个没落的贾家,再没有什么幸福可言,更别奢谈羸得宝玉的爱情了。

花开两枝,各表一朵。不说宝钗如何孤苦渡日、终老一生。却说宝玉弃了通灵宝玉以表和贾家的决裂外,留书一封也不知何去何从。只想着林妹妹家住姑苏,好生我总得往姑苏一游了却她在生之愿才是。又想着黛玉灵柩尚在郊外庙里停放,贾琏需等到四五月春暖花开时才鸡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把灵柩送回姑苏,倒不如趁这空档先到庙里祭拜祭拜。

月冷星稀、寒风阵阵,到得庙前,宝玉不禁心酸无限,想着林妹妹神仙般的人物竟就这般永世不得相见,眼泪扑索索地就滴了下来。他摸索着走到灵柩前,披着大斗蓬遮着脸,不想庙里的沙弥认出自己。抬眼看到黛玉灵牌位,禁不住泣不成声来。旁边小沙弥:这位爷莫非认得林姑娘,哭得这般伤心。宝玉只顾埋头痛哭,也不理小沙弥的唠叨。

小沙弥继续道:你只顾这般哭泣,也不怕妹妹恼了你。宝玉听着奇怪,这小和尚怎么知道林妹妹爱生气呢?不禁抬起头来,一刹蒙了。竟是紫娟站在那里,只是穿了套沙弥服装,头发卷在帽子里,唇红齿白地,哪里有什么小沙弥。宝玉不禁跳了起来:紫娟姐姐,你怎么在这里。紫娟故意恼怒地:姑娘死了,我不在这里守着能去哪里?听到黛玉死了,宝玉不禁又悲从中来,嚎啕大哭。

紫娟也不安慰,只冷言冷语:你合着娶了宝姑娘,称了心如了意,这会子却来装什么伤心,哭给我看还是哭给林姑娘看。宝玉触到痛处越发地哭得伤心,说我这就随了妹妹去,也不作什么捞什子的和尚了。紫娟冷笑道:你做了和尚林姑娘也不会活过来呀。宝玉大叫一声登时就冲出庙门直奔山头跳下,却被一僧一道拉住:痴儿哪里去。拖了进庙。

只见庙里烛影摇晃,纱布飘逸,停着的黛玉灵柩竟不见了。宝玉拭眼细看,竟见烛影里立着一人,恍似黛玉。以为眼花,几步上前,欲伸手拉,又怕唐突,想着林妹妹爱生气呢。到底忍不住,持着烛火上前细看: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对似喜非喜含情目、闲静如姣花照水、行动似弱柳扶风。不是黛玉是谁?

宝哥哥!你欲到哪里去?话声飘落处,宝玉如梦初醒,拉着黛玉的手不知所语。紫娟一旁卟地笑了:这人又犯傻了。妹妹要走了,你到底是走还是不走?宝玉只管拉着黛玉,傻傻笑着,几疑相见在梦中犹自不敢信。

远处,一僧一道大笑着扬长而去。想这世间痴儿痴女太多,一时半时也点化不了,咱们还是喝酒作乐去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