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闻所未闻 > 内容详情

李花开了,娘你在哪里_情感文章

时间:2018-01-01来源:人心涣散网 -[收藏本文]

从儿时一直到中学,我几乎每天都要经过李园。我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以及小河和各条小路,更熟悉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那些勤劳善良、成天为生存而忙忙碌碌的的人们。春天李花盛开的时候,我的心情比任何时候路过李园都要激动。我常常踏着深深的草花,步入李园,望着那圣洁的李花,吮吸着李花散发在空气中清新的香气,久久不肯离去;望着,望着,竟然流下了热泪。

有许多往事,我记不大清了,只记得那时我们家清贫。我们姐弟五个,都还小,家里的生活全靠爹娘劳动维持,可偏偏这时,家乡闹了旱灾,家里的日子一下紧张了,成天喝稀粥吃野菜。每逢夜幕降临时,爹和娘就早早的唤我们去睡觉。因成天喝稀的,大人们怕我们贪玩,活动量大了饿肚睡不着。

那时我偏偏睡不着,因睡时肚子就饿了,想问娘要吃的,又怕娘作难。平日里爹娘在这样的苦日子中,为拉扯我们五个孩子已够苦的了,为了让我们多吃口带粮食的,他们常吃野菜和剩汤。此时,我怎能让他们知道我挨饿哩。

这时我听到了爹和娘的对话。娘说:“他爹,明天娃娃喝稀的又没有了。”爹的说话声音很低,几乎使我听不见。接着,便传来了娘的哽咽声,我觉得娘哭得很伤心。

爹这时又说话了,他声音沉沉地:“要不这样做,咱这些娃娃都活不下去了!”爹说这些时有些声颤,仿佛也在哭,我感到很难受。爹和娘为我们的生活又在犯熬煎了。

但我不明白的是,过去爹和娘为日子这样唠叨时,从未见过像今晚这样哭过呀,他们为什么要哭呢?我在苦苦地思索着,想了很久也想不出,困了,就甘肃治疗羊羔疯最好的专家昏昏然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我还没有睡醒,便觉爹和娘在忙着什么,爹向娘说了句什么,随后他沉沉的脚步向外面去了。

爹走后,我隐隐的感觉,有张什么东西向我脸上贴来。我逐渐感觉到了,是娘的脸贴在我的脸上。娘急促喘气,接着便有一滴冰凉的东西掉在我的脸上。我感觉到痒痒的,随着又是一滴,一滴。我便醒了,睁眼一看,娘流着泪正贴在我的脸上痛苦地哭哩。

娘见我醒了,慌忙抹去泪,痛苦的脸上却浮现了微笑。那微笑显得极不自然。娘说:“波波,快起来,娘给你穿新衣裳,抱你到姨姨家去,姨姨家有很多好吃的!”

姨姨?我从没听娘说过我有个姨姨。但一听有好吃的,我什么也不想问了,高兴地爬起来。娘让我站在炕边,从枣红漆剥落的木柜中,找出了姐姐穿过而改换成我穿的新衣裳,将我从头到脚打扮得新新的。

这时天已大亮。太阳照在窗纸上,院里有麻雀寻食的“叽叽喳喳”叫声。姐姐和小哥哥们已从对面屋里的炕上爬了起来。他们来到娘的屋,见我穿了新衣裳,都用惊奇的目光望着我,依在了娘的周围,问:“娘!弟弟穿这新衣裳干啥去呀?”

娘听后,声音低低地说:“孩子家,不要打听大人的事!”

说着娘很快拉着他们进了厨房,给每人手头塞了一个菜饼饼,叫住姐姐:“娟娟,带着弟弟和妹妹到地里挖野菜去,不到晌午别回来!”

姐姐听了娘的话,疑惑地点了点头,提着篮子,手拖着小哥小姐们的手,出外去了。可当她走到院子时,不知为什么,姐姐突然跑了回来焦作市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把我浑身上下又打量了一番。眼里露出异样的感觉,这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半晌午时,爹从外面回来了。他肩上扛着大半口袋东西,一进门就向娘说:“一百斤麦子,其余见面给!”

爹放下口袋,软软地坐在炕边。低着头望了一眼那口袋,又望了一眼娘说:“人家不愿到咱这边来,怕认路(爹用目光望了一下我,给娘使了一个眼色)。在北塬下葫芦河沟的李园等着。”

我听着爹给娘说的话,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见爹说完和娘又对视了一下,娘眼里便有点湿。不知为什么,我突然不敢看爹和娘的眼睛了。

娘抱着我出了村子,走在河岸边的垂柳里,不知走了多少路,这时我的眼前便忽地映出一片雪白,离那白色越来越近了,这时我才看清,原来这是一个李园,此时李花正在盛开,满树满枝开着一嘟噜一嘟噜,白得就像压满枝头的雪花。

娘抱着我很快融入这雪白的世界。李园里树下的小草很绿,在那绿上甩着一条鸡肠似的小路,小路两旁长着蒲公英和开着素白花的荠菜。娘抱我走在这小路上,我闻到了甜甜的香气,听到了嗡嗡的蜜蜂叫声,时而还在李园露出蓝天的地方隐约看见几只花蝴蝶在那空间翩翩起舞。

这时在我们的小径对面,突然出现了两个人影,是一男一女,那男的穿着青色褂,女的却穿着一件粉红的上衣,那粉红上衣在雪白的李园中显得格外红亮。我觉得娘的身儿有点颤抖,步子走得也不是那么轻松稳当,仿佛走得特别慌乱和沉重。

对面两个人影越来越近。娘把我放了下来,叮咛我站在小径上不要乱跑。娘便和兰州癫痫病中医治疗方法有哪些那两个人站在我不远处的对面。他们相互说了一阵话,声音很小。随后他们就来到我的眼前。这时我才看清,他们都很年轻,上前不住打量着我。女的脸上很快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便从娘的怀里要抱过我。

我见她陌生不太情愿,娘就附在我的耳边说:“波波听话,不是说好到姨姨家吃好东西么,现在姨姨来抱你了,咋不听话?”

我听到此,才抬头打量了下陌生的姨姨,陌生的姨姨便很快把我抱进了她的怀里。我从姨姨怀里望着娘,突然,我发现在娘的身后,那个不远处的李花丛中的树下绿草中,隐了一个人,仿佛是爹的身影,远远地望着我。

我便大声唤:“娘,爹在那里!”

那身影听到我的唤声,却很快不见了。我感到奇怪,明明那里蹲的是爹,怎么我一喊就没有了呢?当我用目光再向那里寻视时,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有满园雪白的李花。娘把我交给我了姨姨,陪着姨姨的那个男的,便把一包什么东西交给娘,娘接过连看都没看一眼,就揣进了怀里,很快扭过了身。娘走了,我仿佛看见娘是捂着脸走的,见此,我突然大声向娘喊道:

“娘,你啥时候来接我呀?”

娘没有转过身,连头也没有回,只是向着李园声音颤颤地说:“在李花开着的时候来接你……”

娘走了,是向着姨姨抱着我走的相反方向离去的。

我望着娘走在李园的小径上,她的身影越来越小,我便很快意识到娘就要看不见了。我便大声哭喊着娘,可娘不吭声,看到的只是一嘟噜一嘟噜洁白的李花。

从此,我被陌淮安癫痫病中医治疗医院生的姨姨抱回了家,再也见不上娘了,可我却很想娘,姨姨就唤我叫她娘。我听到此,这才忽地明白,原来是娘把我送给别人了。我悲痛地哭了,我心里喃喃地唤着:“娘,娘呀,你为啥要把我送给别人呢?难道我惹你生气了?我以后再不向你要吃的了……”

我在伤心地哭着,很想见娘,我便寻机着,见新娘不注意时,偷偷地跑出了屋子,跑到了娘那天把我送给别人的那个李园里,我在那里大声哭喊着:“娘——你在哪里……”娘总是不回声,只有眼前一片雪白的李花和细细的春雨……

我在李园里喊着、跑着、哭着,纷纷扬扬的春雨,把李花一片一片地打落下来,散落在我的满身满脸,我觉得那散落在我脸上身上的李花和雨水,就是我伤心的泪点。我在那里哭了很久很久,却不见娘,我失望了,嗓子哭哑了,这才惊动了我的新娘。她闻讯赶来,把我抱回了家。从此,我再也没有见到我的亲娘了。但我却总是忘记不了亲娘说给我的那些话:“在李花开着的时候来接你……”可是多少年过去了,娘却一直没有来接我,随着年长,我才恍然明白,娘说那些话全是哄我的。而真实的话就是她在送我去姨姨家的路上告诉我的那一句:“李花是白色的,白色的东西上面什么都没有!”娘说那意思,她就是白色的,要我把她忘记。可我怎能忘记亲娘呢?

如今,我已长大成人,我却仍在寻找着我的娘,不知我的亲娘还活在世上么,如果她老人家还健在,我一定要大声呼喊:“娘,你在哪里?你还是来认你这个儿子吧!”